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活动比赛 » 器乐比赛 » 正文
 

中国音乐金钟奖首设民乐组合比赛

发布时间: 2013-10-3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未知   浏览次数:
摘要: “与其说是比赛,不如说是一场场精彩的音乐会。”让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沛东发出这样感叹的,是日前落下帷幕的第九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民乐组合比赛。 ...

  比赛现场

  “与其说是比赛,不如说是一场场精彩的音乐会。”让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沛东发出这样感叹的,是日前落下帷幕的第九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民乐组合比赛。

  首次设立民乐组合比赛

  整个10月,第九届中国音乐金钟奖全国民乐比赛在江苏各地如火如荼地举行,其中最为亮眼的当属首次设立的民乐组合比赛。

  “过去金钟奖比赛是以单打独斗为主,中国音协为了让金钟奖更加贴近人民、贴近时代,在深入调研和专家论证的基础上设置了民乐组合比赛。这对于中国民族音乐的发展壮大有着开创性的意义。”徐沛东表示,首次设立民乐组合比赛是金钟奖的重大改革。“现在民族器乐组合萎缩得很厉害,但我们需要可以合奏、重奏的室内乐演奏家,可以说,民乐组合比赛担负着传承民族器乐文化的重要作用。而且这样一来,比赛会很好看。”

  在看过了安排密集的复赛、半决赛、决赛之后,“好看”“愉快”“享受”成了评委们的共同感受。台湾台北市立国乐乐团首席指挥、作曲家瞿春泉说:“演出很精彩、心情很激动,激动于民乐创作生机勃勃,民乐发展后继有人。”

  二胡演奏家、江苏省演艺集团董事长朱昌耀说,这是他担任评委的经历中“最开心、最愉快的一次”。“以前,金钟奖的单个民族乐器比赛,如二胡、古筝等,都有规定参赛曲目。这次民乐组合比赛没有任何规定曲目,每支队伍都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所长。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国家级的比赛平台上第一次设立民乐组合的比赛,令人欣喜,这对于我国民乐的创作、演奏是非常大的推动。”

  好组合要有感染力

  经过初赛的严格筛选,24支组合进入复赛,每支队伍人数为3到12人不等,风格类型也各有特色,有吹打组合、新疆木卡姆、广东五架头、江南丝竹等,每个组合各有优长。

  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王甫建说:“组合这种说法是近年来才开始出现的,过去我们叫这种形式为小合奏,无论它有多少种乐器,或者是何种乐器搭配。改叫组合,形式上可以更自由。组合从作品来讲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传统的单旋律演奏,通过各种不同音色的整合,让旋律线条有丰富的变化,这是民族器乐组合中常见的形式。第二种是学习西方重奏乐曲的写法,让声部互相交织互相配合,产生一种对位的写法,这样的技法更复杂,对音乐演奏者的素质要求很高,对乐器组合的科学化要求也很高。比如江南丝竹类就属于前一种。这次参加比赛的中央音乐学院的圣风组合有些作品属于后一种。”

  “评价一个民乐组合的优劣,要看谁的表演好、有感染力、到位。即便是两个人在台上把乐曲表现得淋漓尽致,也比十几个人杂乱无章要好。”王甫建说,“比如这次参加比赛的新疆纳瓦乐队只是简单的大合奏,但确实很生动,他们完全靠演奏家的投入表现音乐。上海音乐学院的金豈组合也将弹拨乐器的音色结合得很好,虽然是单线条的演奏,但是中间的交流配合很到位,他们的一个眼神、一个抖肩,此起彼伏,你来我往的表现耐人寻味。”

  首次设立的民乐组合比赛没有乐种和形式的规定,只有表演时间的限制。朱昌耀认为,作品是取得好成绩的第一要素。他说:“评委认可的团队,其演奏的作品都非常好。这也是中国音协举办这次比赛的一个目的,就是要推动民乐的创作,特别是小组合、小作品,因为小型组合演出可以更方便地为群众服务。如果每个组合都能把自己所熟悉的丰富的民族民间音乐资源,利用好、传承好、创新好,民族音乐、民族室内乐就会有一个很大的发展。”

  对于选手而言,民乐组合比赛带给他们的也绝不仅仅是一次简单的比赛体验。获得金奖的中央音乐学院圣风组合的领队胡瑜说:“艺术院校往往是以独奏课为主来进行教学的。近些年,院校也开始了由独奏向重奏、室内乐、与大乐队配合发展的系统教学。金钟奖设置的民乐组合比赛也是对学校教学的训练和检验。”

  作品要为普通听众服务

  在24支参赛队伍中,中央音乐学院的金磬吹打乐团荣获了金钟奖新作品演奏奖,他们演奏的《醉想》、《依我磬声》等作品受到了评委会的认可。尤其是作曲家李博创作的《醉想》让唢呐、笙等乐器都进行了独奏展示,为了让每一个乐器都能发挥自身优势,李博在创作之先与演奏者深谈以了解乐器的特点。民乐组合一直难以解决低音声部的问题,在创作中,他让组合中的男生用自己的声音代替低音声部,这在以往的民乐创作中也是极为少见的。

  江苏茉莉花民乐组合为了参加比赛特意邀请优秀作曲家委约创作了6首新作,充分凸显江南丝竹儒雅飘逸的风格。由崔新创作的《桨声灯影》秦淮风韵十足,而另一部作品《戏》则融合昆曲、扬剧、锡剧等多种戏曲元素。

  新作品占参赛作品总数80%的喜人情景令二胡演奏家姜建华激动不已,她说:“演奏家最担心的就是没有作品可演,作品就如同演奏家的衣服一样,有时候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出门。这次看到这么多新作品很喜悦,同时也感受到了全国作曲家对民乐的重视。”

  王甫建认为,作曲家不能把自己束之高阁,要沿袭以前的传统,走进社会,走进大众,描绘时代。一部作品如果不贴近时代就会被人们漠视、冷落,生命力就会大打折扣。

  “比赛中的很多作品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们原来对民族音乐作品的认识,包括和声、节奏的变化等等,都让人耳目一新,箜篌等乐器的演奏与开发也大大超乎我们的想象。但我们不得不考虑并正视一个问题,这些作品是要为谁服务的。”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顾欣说,好的作品不能“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应该经受市场的考验,为更多的普通听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