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戏曲曲艺 » 曲艺 » 正文
 

“二人台”蒙古族、汉族民间文化艺术的共同瑰宝

发布时间: 2019-03-2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未知   浏览次数:
摘要: 二人台是蒙汉两族人民共同创造的艺术硕果。二人台以独特的民间文艺形式反映了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以及黄河两岸的风土人情。记录了当地劳动人民生活和矛盾的情况,他们的不幸遭遇和走西口的悲惨命运,但更多的是表现了他们淳朴善良和勇敢机智,以及向往自由,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 ...

从一些传统二人台剧目来分析,二人台的形成过程大致分为歌唱、演唱、戏剧三个阶段。它们分别标志着二人台从起源到发展乃至成熟的一个完整过程。二人台的剧目中有些纯粹是原汁原味的民歌。如一些独唱剧《叹十声》、《尼姑思春》、《惊五更》、《上坟》、《怀胎》等,还有二人对唱的剧目《四大对》、《种洋烟》、《五月散花》、《海莲花》、《小放牛》、《跳粉墙》等。这些剧目严格的讲只是一些内容简短曲调单一的唱段,这是在当地的民歌“撅席片”“信天游”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刚从民歌中破壳而出,表演性极差,又毫无故事性可言,而且全凭口头唱出,演员无须扮入角色,属于说唱形式,这是二人台最早的雏形,这也是二人台形成的第一个阶段,歌唱阶段。

第二个阶段无疑是表演唱,有些曲目如《三国题》、《倒卷帘》、《下山》等,是以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为背景,表演形式颇象东北二人转,仍停留在说唱艺术的层次。又如《五哥放羊》、《挂红灯》、《打连成》等,以民间十二月歌的形式展开内容,每段都重复一个调,表演时配以舞蹈,霸王鞭、扇子舞、长袖舞等,演员已扮入角色,只是情节单一,曲调专曲专用,连贯性不大。既没有形成“板腔体”的音乐机构,也没有形成“曲牌连体”,还不具备戏曲的特点。基本停留在民歌表演唱的基础上,但也标志着二人台由单一的歌唱形式过渡到表演唱的形式。另外,像《打秋千》、《放风筝》、《报花名》等,虽然曲调单一,但表演情节明显增强,有了较为完整的故事情节,开始具备戏剧的成分,这是二人台一个质的飞跃,说明它已经从民歌中逐步分离出来,为日后成为单一的剧种打下了夯实的基础。

二人台的第三类剧目如《走西口》、《打樱桃》、《卖菜》等,已经有完整而曲折的故事情节和矛盾冲突,人物形象丰满,具有完整的唱腔和板式,堪称典型的戏剧模式。二人台这一剧种成熟以后,首先是人物由少变多,突破了只有二人演唱的模式,剧情也更加复杂,有着向大戏发展的趋势,如《卖碗》、《闹元宵》、《退婚》等。

二人台是蒙汉两族人民共同创造的艺术硕果。二人台以独特的民间文艺形式反映了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以及黄河两岸的风土人情。记录了当地劳动人民生活和矛盾的情况,他们的不幸遭遇和走西口的悲惨命运,但更多的是表现了他们淳朴善良和勇敢机智,以及向往自由,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