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音乐艺术 » 通俗 » 正文
 

通俗歌曲在西方称为“popular song”,准确的概念应为商品歌曲,即以赢利为主要目的创作的歌曲。

发布时间: 2019-04-1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未知   浏览次数:
摘要: 通俗歌曲的创作来源于生活,具有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非常强烈的时代感。一首经典的通俗歌曲,可以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从而使人们久久不能忘怀。 ...

有些歌曲虽然用通俗唱法演唱,但它的思想性、艺术性较高,因此并不属于商品歌曲。如《大中国》、《众人划桨开大船》、《亚洲雄风》、《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蓝色的爱人》、《好大一棵树》等。
其实歌曲的类型和唱法没有必然联系,不能认为艺术歌曲只能用美声唱法演唱,民歌只能用民族唱法演唱,通俗歌曲只能用通俗唱法演唱。
首先,三唱法的划分本身就是不甚科学合理的,这一点已被音乐界所公认,没有任何音乐家会认为三唱法的划分是完全科学合理的;
其次,唱法目前有三种(如果加上原生态唱法和童声唱法则有五种),但歌曲的类型远不止艺术歌曲、民歌、通俗歌曲三种,还有颂歌、抒情歌曲、进行曲、队列歌曲、军旅歌曲、校园歌曲、讽刺幽默歌曲等多种类型;
再次,音乐界无数事实证明,同一首歌可以用不同的唱法演唱。著名歌唱家刘秉义演唱过许多台湾校园歌曲,用的是美声唱法。香港歌星奚秀兰演唱过许多民歌,用的是通俗唱法。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商品歌曲”这一概念比任何一个概念都科学、合理、准确。单从字面上看,“通俗”指易解易懂,“流行”指广为流传,这样看来象《义勇军进行曲》、《歌唱祖国》、《东方红》《南泥湾》等歌曲也可以称为通俗歌曲或流行歌曲。咋一看很荒唐,细想一下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这些歌曲都是通俗易懂、流传很广的。但是,这些歌曲是决不能称为商品歌曲的,因为它们决不是以赢利为主要目的创作的。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商品歌曲”这一概念是科学、合理、准确的。
明确了“商品歌曲”这一概念,可以解决音乐界许多有争议的问题。例如“流行歌曲能不能进课堂”的问题,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不用讨论”的问题。而且这个讨论永远不会结束,也永远不会得到最终结论。原因就是因为“流行歌曲”不是一个科学准确的概念。明确了“商品歌曲”这一概念后,可以得出结论,“商品歌曲” 是决不能进课堂的,而第二段所讲的思想性、艺术性较高的歌曲则完全可以进课堂。
强烈的时代感
通俗歌曲的创作来源于生活,具有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非常强烈的时代感。一首经典的通俗歌曲,可以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从而使人们久久不能忘怀。
通俗歌曲在大陆拉开序幕的进军声中,崔健以他的《一无所有》宣布了一个时代的来临。他的歌声代表了一代年轻人,当时的年轻人在《一无所有》中发现了自己心中的痕迹,《一无所有》震撼了他们的心灵,唱出了他们心中的呐喊,唱出了这个时代的呐喊。还有面对民族复兴,流行音乐的题材多是美好生活的向往,对青春的赞美,对祖国母亲的热爱,对台湾亲人的思念,对战友的叮嘱,对家乡故土的讴歌,对情人的爱慕,对人生哲理的思考等。
通俗性
尽管地域不同,民族各异,但由于通俗歌曲的歌词通俗易世,易学易唱,被大众广泛传唱和欣赏。
通俗演唱从八十年代初在祖国大陆拉开序幕伊始,就聚集了大量的“人气”,并很快形成了风潮,首先是港台歌曲抢登大陆,台湾校园歌曲具有清新的旋律和明快的节奏,使人们耳目一新。国内许多著名歌手也开始纷纷用通俗唱法演唱中外歌曲,进行通俗演唱的尝试和探索。
随着录音带的大量传用,为通俗演唱的大众化、普及化提供了重要条件,全国出现了通俗演唱热潮。当通俗演唱强劲的西北歌曲唱遍祖国大地的时候,通俗演唱在全国已达到高潮。《一无所有》、《信天游》已家喻户晓,人人传唱。
王付林曾经指出:“相对于传统民歌,西北歌曲在形态上有所变化,在歌词上更有新意,内容更多地关注社会,反映更多的人文精神,遗弃了以往‘概念化’脱离生活的陈腔滥调。”在“西北摇滚”的启示下,人们更加追求通俗演唱自然传情,追求返朴归真。这样,民族歌曲开始盛行,许多通俗歌曲民族风格日见浓郁。
现代影视技术迅速发展和普及,为通俗演唱提供了新的领域。如影视歌曲流传较广的有《敢问路在何方》等。
张扬的个性
由于通俗歌曲演唱方法,演唱风格的多样化,不少优秀歌手都按各自的嗓音条件及审美取向,突出自己的个性,张扬自己的个性,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1、展现多种多样的声音色彩。
例如刘欢,因其演唱的作品气势较大,具有一定的声乐技巧,因此,他的演唱淳厚饱满,蕴含深情,回肠荡气,感人肺腑;
又如周惠演唱的作品多为清纯作品,因而她的声音纯净、甜美、亲切、听起来似江南糯米,香软怡人;
台湾歌手游鸿明演唱的作品多表现感情失落、伤心失意,因此他的音色有一种渗透骨髓的悲伤,撩起你心弦的阵阵悸动;
同是情歌,张信哲的声音干净、甜美,略带忧伤,恰似一位痴情的王子,落寞地吟唱心中的哀伤;
像近两年推出的信乐团等强调制造一种情感音乐氛围,使用具有煽动性的音乐节奏与张度,激发听众的情绪,其演唱风格苍劲有力,粗犷豪放,时常出现撕裂沙哑的声音,伴有强劲的电声乐队伴奏。
在通俗歌曲的演唱中,演唱者还可根据作品不同风格的需要,而改变自己原有的声音色彩,更好地表达歌曲的特定情绪。如刘欢在演唱歌曲《千万次的问》时,运用高亢辽阔,具有穿透力的声音。而演唱《弯弯的月亮》时,声音色彩低回婉转,深沉淳厚。在演唱《去者》时,又借鉴了戏曲的发声方法,使声音极富韵味。
2、通俗歌曲演唱伴有优美的形体表演。“歌唱之不足,故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以获得最佳的舞台效果。如张惠妹的《听海》是一首很抒情的歌曲,演唱的形体动作不宜太多,主要通过眼神和脸部表情与观众交流。而歌曲《给我感觉》显得热情奔放、动感十足,设计形体动作时,如果只限于眼神的交流是不够的,应加人一些舞蹈的动作,让形体动起来,边舞边唱,使观众得到更大的满足。
自然的语言
通俗歌曲的歌唱语言从创作上讲不是单纯简单、粗糙、甚至低俗的语言。通俗歌曲的广泛性、民俗性决定了他的歌唱语言应当是自然的、大众化的。有很多通俗易懂,贴近民众生活歌唱语言都是经过多少年来千锤百炼的经典,有的来自口头文学,有的来自民歌,有的来自民谣,且朗朗上口,深受人们的喜爱。
基于通俗歌曲的语言特点,一般在演唱方法上都讲究自然传情。如巫启贤的《思念谁》、张学友演唱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周华健演唱的《有故事的人》、费翔演唱的《故乡的云》、杨玉莹演唱的《我不想说》、李春波的《一封家书》等,都是以口语化的咬字方式,让听众倍感亲切,进而产生强烈的共鸣。
不同风格的通俗歌曲,采用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甜美抒情类的作品,要运用清新亲切的语言,强调轻咬轻吐,如邓丽君演唱的《甜蜜蜜》,赵咏华演唱的《最浪漫的事》等。劲歌摇滚类的作品,语言运用要求夸张,重咬字头,爆发力强,如崔健演唱的《一无所有》、郑钧演唱的《回到拉萨》等。
表现的时代性
通俗唱法的歌手一般都比较注意外部形体的表演,除完成歌曲演唱一般要求节奏、音准及吐字清晰之外,还常运用声音或形体动作的强化来达到情感的表现。有的借助乐器自弹自唱,有的在歌唱的同时配以舞蹈动作,舞蹈动作的选取或编排都是根据歌曲的风格及情绪来设计。
通俗唱法的形体动作,多是借鉴现代舞的某些步态和身段,如霹雳舞拉丁舞的士高及太空舞等。通俗唱法的这一艺术特征最能吸引青年人的参与,广泛使用舞蹈、舞台美术、灯光、服装、新的音响媒介等,并与其它艺术综合在一起,演员(演奏、演唱者)经常与听众交流、同歌共舞、打成一片。这种表演所造成的氛围,已不仅仅是歌唱者自己投入,而是扩展开来对周围的观众具有极强的煽动性,这也正是众多的青年人为之倾倒的缘故。
综上所述,强烈的时代感,民俗性,张扬的个性,自然的歌唱语言等是通俗歌曲的主要特征,只有不断探索、不断创新,才能推动通俗音乐的更快发展,使这朵百花园中的奇葩开得更加绚丽多彩。

质朴的声音
通俗歌曲内容与形式的广泛性和平民化,使得其演唱者的普及程度亦十分高,也就是说,多为未受过专业声乐训练的人员。因此,通俗唱法的声间运用,大都接近自然形态,也就是一种质朴的本色的声音。即使在其发展过程中,吸收融合了多种声乐艺术的发声方法,并且自身也在变幻升华,但其基本特征仍是质朴的。
在现代社会,许多专业性质的通俗歌手已把通俗唱法的水平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都十分小心地保持通俗唱法的这一重要的艺术特征,从而使之既有别于已形成成套科学理论体系的美声唱法,又有别于饱含着丰厚的文化积淀的各种类型的民族唱法。从某种意义上说,质朴的声音已不仅是一种天生的自然形态,也是通俗唱法为区分于其他唱法的一种刻意追求。
独特的韵味
韵味独特亦是通俗唱法重要的艺术特征。在业余歌唱爱好者中,大多并未接受过声乐训练,嗓音条件一般,但演唱通俗歌曲时,仍颇具艺术感染力,这正是因为通俗唱法的平民化与广泛性,造成一种纯真动人的韵味。这种韵味,可以是歌曲演唱风格质朴率直的体现;也可以是其独特的声音技巧,包括声音的控制与放开、强烈与轻柔的对比以及气声、哑声、嘶裂声、喊唱声等等的灵活运用;也可以是情感表达的本色与自然。总之,是一种天然去雕饰的本色意韵。
夸张的表演
通俗唱法在表演中,除完成歌曲演唱一般要求节奏、音准及吐字清晰之外,还常运用声音或形体动作的强化来达到情感的表现,即往往借助于夸张性的表演,加上电声乐器的强力伴奏,更常把这种夸张的表演形式推至极致。这种表演所造成的氛围,已不仅仅是歌唱者自己投入,而是扩展开来,对周围的观众,具有极强的煽动性。这也正是众多的青年人为之倾倒的缘故。
自弹自唱
通俗唱法的歌手一般都比较注意外部形体的表演。有的借助一样乐器(一般是吉它),自弹自唱,有的在歌唱的同时,配以舞蹈动作。舞蹈动作的选取或编排,都是根据歌曲的风格及情绪来设计,大部分通俗歌手,多只在唱的同时用手势或脚步的变化来辅助表演,而有的歌曲舞蹈性较强,就需要专门为之设计动作。通俗唱法的形体动作,多是借鉴现代舞的某些步态和身段,如霹雳舞拉丁舞的士高及太空舞等等。通俗唱法的这一艺术特征,最能吸引青年人的参与。